孽障

新的开始

劳动
还有始终的思考

    什么时候都这么寂寞啊。

    连你自己都笑了。

    你看看你的周围,一个人都没有。卧室亮着灯,是你自己忘记关了。

    现在只有头顶亮着一组吊灯。这个房子里只有我。

    不远的各处,许多与我有着深刻或淡薄联系的人们,想着我所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 人始终是个体。始终是独一无二的,即使我昨天声称自己找到了一个多么相似的人。

    这几天脑子转着,很爽。即使没有任何学业上的进展,依然很充实。这也是我拖欠作业的狗屁理由。

    我想抛弃世界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静到我不再想一个人为止。这个想法是狂妄又愚蠢的,它不可能被实现,我有家人,我有朋友,我有这世间一切牵挂,一切枷锁。

    我总是看着动弹不得的自己苦笑。我总是有幻想。

    想淋雨,前几天那种秋日的细雨,不是沉重地砸在脸上的,而是顺着风飘进头发、飘进毛衣、飘到我的额头上让它越来越滚烫的。

    想在没有人的地方吹风,狂风,但是不要把我卷走。把我的头发朝一个地方扯吧,额头的刘海也尽情掀乱吧,反正没有人看见。风好大好大,我的身体是滚烫的,皮肤确是冰凉的。衣服角飘起来了,裙子好像要被掀起来了,但是大风的天气穿裤子很没有情调啊。那就拼命压住裙子不让它被掀起来好了。

    想下雪。我想踩在积雪上,把自己裹成一个移动的棉球。一定很冷,我只露出眼睛,连鼻子都用围巾捂严实了。但是会作死地伸手接几片雪花,用手掌的温度融化它,然后呆呆看着雪水,又赶紧甩甩手。

    想看日出和日落。不要有楼把太阳遮住,但山可以。不要有人说话,但鸟们尽情吵吧虫们尽情叫吧。霞不要跑啊,让我好好拍照,设备没电了就可惜了,我的大脑能不能记住这样美好的场面呢?肯定不能啊。但是只能这样了。有点可惜,下次再来看吧,每次日出和日落都有不同呢!

    想一个人在外面坐一晚上。没有人叫我回家,可以来找我,但是不要把我带走,你陪着我可能我会同意吧。最好是我一个人,想自己的事情,发呆也好,流眼泪也方便。如果可以戴着耳机听一晚上歌,那就更棒了。什么都不做肯定特别无聊,慢慢挨总是会过去的。还是冬天比较好,没有蚊子,就是冷。但是我可以穿很厚,把自己包在衣服里。我喜欢冷空气,好喜欢好喜欢。好喜欢。

    还有很多想的事情,一件都不可能实现。不,可以实现,我总会去做的!

   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打感叹号,可能真的太想太想实现它们了吧。一个人,现在有两个人,刚才阿颜回我话了。

    我是个间歇犯病的人,我想说傻逼,有点不忍心这么说自己。看来我还是很自恋的哈哈哈。

   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