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障

新的开始

劳动
还有始终的思考

    我感觉我差不多要放弃了。

    我不知道他的想法,而我似乎也不应该如此迁就他。

    我没有那么有耐性。

    我感到挫败,感到不满,感到失望。

    因为理想化的爱情在我心中吹嘘已久,就像世外桃源,但不同的是桃源只是一个幻想,而爱情是真实的错觉。

    错觉,错误的感觉。

    他是否终究不是正确的人呢?这“正确”究竟有没有现实意义呢?是由既定对象决定感情,还是由我决定感情呢?

    依然不知道答案。

    然而即使破灭的事实已经不可更改,主观的妄想还是难以剿灭。

    人总是留给自己一点希望,如果没有,那就创造它。

    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。


评论